一臂之内最安全 不让孩子做孤泳者

陈奕迅的歌曲《孤勇者》一度成为小朋友们的“接头暗号”,不过在游泳这件事上,家长可别让孩子做危险的“孤泳者”。

暑期是游泳旺季,也是儿童溺水高发期。溺水儿童大多没有成年人的陪同或看护,一旦发生溺水,生还的可能性很小。专家提醒家长,儿童溺水过程很快,且具有“迷惑性”,预防儿童溺水的首要因素是家长时刻有效的看护。孩子游泳一定要有大人陪同,最好让你的孩子待在你一臂以内的范围里。

湖南娄底涟源事发游泳馆监控显示,8月14日下午2时18分许,一名身着泳裤的男童跳入泳池,下水后他挣扎着扑打水面激起大量水花,但并没有人注意到男童的异样。一分钟后,男童沉入水底,没有了动静。两分钟后,当有人发现并将男童救出泳池时,男童已无生命迹象。

户外运动教练、长沙市红十字会救护员罗格分析说,有的孩子不懂水性,对自己的体力和游泳能力又缺乏正确估计,进入水中便可能导致溺水。即使是习水性的孩子,由于未做充分准备活动,下水后突然遭受冷水的刺激,或者游泳时间过长,也会在水下出现四肢痉挛、抽搐,导致失去自主能力而发生溺水。

儿童溺水比较有“迷惑性”。好动的孩子喜欢在泳池内玩水打闹,而溺水儿童挣扎时扑打水面的情形,极易被人误以为是孩子在玩闹,导致一般人很难区分儿童玩水和溺水。

同时,部分孩子溺水时不一定会“使劲扑腾、大声呼救”,溺水过程无声且短暂。长沙市120急救中心副主任医师章烁提醒家长,当发现孩子在水中出现以下迹象时,就要提高警惕了:突然安静下来,头、嘴没入水中;双眼无神,无法聚焦或紧闭双眼;头发盖住了额头或眼睛;腿不动,身体垂直于水面;头向后倾斜,嘴巴张开;试图游向某个方向,却未能前进;试图翻转身体;呼吸急促或喘息等。遇到上述情况,如询问孩子无反应,应立即考虑到孩子可能发生了溺水,需要立刻进行救援。

章烁说,不同年龄的孩子,容易发生溺水的地方不同——4岁以下的孩子易发生溺水的地方:水缸、浴盆等。5岁至9岁的孩子易发生溺水的地方:水渠、水库、池塘、小溪边等。10岁以上孩子易发生溺水的地方:河边、游泳池、海边等。

当孩子在游泳戏水时,无论是在泳池中、澡盆里,还是在河流湖泊等开放性的水域,家长不要自己在一边看书或玩手机,因为溺水随时可能发生,并且溺水的过程很快。章烁说:“溺亡的核心原因是呛水后导致缺氧窒息,孩子往往挣扎二三十秒,就会沉下水。”

那么,如何预防孩子溺水呢?章烁建议家长,最好带孩子去正规的游泳场所游泳。在下水前,要确保你的孩子已经掌握游泳的相关技能;并确保你的孩子已做好热身运动。如果你与你的孩子一起在水中游泳,那么,必须让你的孩子待在你一臂以内的范围里。如果孩子自己下水游泳,那么,你需要时刻进行有效的看护。

有的家长认为,戴上充气游泳圈,就能确保孩子在泳池内远离危险。“儿童的水上游泳玩具不能替代标准的漂浮装备。”罗格反对说,充气游泳圈并不能时刻有效保证孩子的安全。罗格说,儿童学员练习游泳时,游泳圈翻覆的情况也会不可避免地发生,这样可能导致孩子在水中头脚倒立的危险情况。如果没有教练或家长陪同,这种情况极其危险。

“充气游泳圈不是救生圈。”罗格表示,充气游泳圈属水上玩具,重量轻、易破损、易漏气、抗压能力差、易爆裂,塑料表面遇水湿滑,难抓握,它只能在水上休闲运动中起辅助保护作用,带到深水区存在危险性。两位专家都强调,家长的有效看护比救生装备重要得多。

“抢救溺水者的黄金时间为4分钟。”章烁说,溺水者在水中待的时间越短,从抢救到心肺复苏成功的间隔越短,预后越好。而救治成功的关键在于尽早开放气道、人工通气,然后对其实施心肺复苏。

溺水儿童被救上来后,如果心跳呼吸停止,不可急于控水,应先给予开放气道,人工通气和心肺复苏。

首先,清除口鼻异物,开放气道:孩子被救上岸后,用手指清除其口腔和鼻腔内异物,保持呼吸道通畅;采取仰额抬颌法使头部充分后仰来开放气道,确保舌头不会向后堵住呼吸通道。

紧接着进行人工通气:立即进行口对口人工呼吸5次,用口对口(成人)或者口对口鼻(婴儿)的方式予以吹气,吹气成功的标志是看到溺水者胸廓起伏。

然后,进行胸外心脏按压:如果孩子没有脉搏,则需进行胸外心脏按压。施救者跪于患者左侧或右侧,胸外心脏按压部位在儿童两连线中点,胸骨正中间的位置,施救者以一手叠放于另一手手背,十指交叉,将掌根部置于按压点,手臂伸直不能弯曲,依靠上半身的力量垂直向下压,儿童按压深度约为5厘米,压下后迅速回弹,按压与回弹的时间比例为1∶1,连续按压30次,按压频率控制在每分钟100至120次,再给予人工通气2次,以30∶2的胸外按压和人工通气比例持续进行心肺复苏(双人施救儿童为15∶2),不要放弃,直至120急救人员到来。

重庆四个孩子溺水身亡“防溺水”这堂必修课教师、家长、学生必须要学好!

原标题:重庆四个孩子溺水身亡,“防溺水”这堂必修课,教师、家长、学生必须要学好!

8月13日,网传重庆开州区大德四个孩子不幸溺亡。15日,开州区政府工作人员表示此事属实。

8月15日,大德镇江东村一位村民告诉极目新闻记者,溺亡的孩子是他们村的,目前已处理完丧事。

江东村另一位村民表示,8月13日傍晚,听说有孩子在附近河沟中溺水,他曾前往现场准备帮忙,赶到时看到四个孩子均已被打捞上岸,当时相关部门工作人员和救护车也已赶到,但遗憾的是,四个孩子已没有了生命迹象。

“那条河沟天热的时候水不多,只是不断流,中间有个深潭,大概有一人多深,孩子们就是在这个深潭中溺水的。”上述村民介绍,目前四个孩子的丧事已处理完。

开州区应急管理局工作人员告诉极目新闻记者,确有孩子溺亡一事,但具体情况不便透露。开州区政府办工作人员则称,此事属实,他们深感痛惜。(新民晚报)

据知情人透露,这4个孩子是当地一对老人的孙子孙女,老人有两个儿子,这4个孩子便是两兄弟的儿女。

放暑假后,两兄弟便把孩子送到爷爷奶奶家玩,一方面让孩子感受下农村生活,另一方面也能让老人看看孩子,也好让两位老人享受天伦之乐。

8月13日下午三点左右,爷爷奶奶要去上坡(去干农活),考虑到大孙子已经14岁,能够在家照看弟弟妹妹,就放心出门,一直忙到晚上7点才回来。

短短4小时,就永远失去了4个如心头肉一般的儿孙,爷爷奶奶的悲伤和自责已无法言说。

这场悲剧的发生让人悲痛不已,但与此同时也应当引起我们的反思和警醒。溺水事件每年都会发生,而且每年都会有人员溺亡。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情况?

究其根本还是有的家长们对这件事的重视程度不够,以及孩子们的安全意识淡薄。很多家长尽管知道夏季容易出现孩子溺水的情况,但是并没有重视此事,于是就没有做到实时监管孩子,频繁提醒孩子。而一旦出现监管空档,比如这场悲剧中老人外出干农活,那么孩子就可能会抓住这个机会偷偷地溜出去,就可能导致较为严重的后果。

反之,如果家长能够意识到监管孩子的重要性,能够保证孩子们在自己的视野范围内活动,那么孩子的安全将会得到更有效地保障。

另一方面,孩子们的安全意识还是比较淡薄,对于溺水的直观感受不强,以至于对于溺水没有敬畏之心。

①不了解水性,对自己的体力和游泳能力缺乏正确估计,进入水中便可能导致溺水。

②即使是习水性的人,由于未做充分准备活动,下水后突然遭受冷水的刺激,或者游泳的时间过长,体内的二氧化碳丧失过多等原因也会在水下出现四肢痉挛、抽搐,导致失去自主能力而下沉。

③安全意识淡薄,在非开放的水域游泳,四肢可能会被水底的水草缠绕而导致下沉,或者陷入泥沙而失去控制能力。

04身边的任何漂浮物都要尽量抓住,如木板、树枝等,借住它们的浮力浮在水面,寻找机会抓住建筑物、大树等固定的物体。

02就地取材,看周围有没有救生圈、竹竿、木板等工具,将其抛向落水同伴,让他攀扶,将其拖拽上岸。拖拽时要伏地降低重心,避免被拉入水中。

03将溺水者救上岸后,立即清除口鼻内污物,让溺水者仰头,抬起下巴打开气道,同时拨打“120”急救电线如果溺水者呼吸、心跳微弱或者都已停止,应立即进行人工呼吸和胸外心脏按压。不要轻易放弃抢救,特别是低体温情况下,应抢救更长时间,直到专业医务人员到达现场。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假目标:仿真仿到骨子里

短短几分钟,一辆充气坦克就快速出现在眼前。很难想象,这个近看外貌酷似大号玩具的假坦克,也能“吸引”来真正的反坦克弹药。其实,当下各国陆军配备的假目标包括充气式坦克在内,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其仿真性能,既体现在外观,又深入到内在,有时真可以说是仿到了骨子里。

大型武器装备,常是对手攻击的重要目标。尤其是当这些大型武器装备处于战场体系的关键节点时,更容易受到攻击。为提高这类武器装备的生存力,一方面使用者会强化有关防护力量,另一方面则会用隐真示假的方法来设置假目标,让假目标在关键时刻“李代桃僵”,从而保全己方的武器装备和实力。

对假目标的运用在二战时各个战场上都有所建树。有些假目标的设置初衷,已远超防护武器装备和关键节点,而是围绕着达成战略目的而展开。这意味着大量的假目标不仅要求“真”,更要务“实”。

具有典型性的莫过于诺曼底登陆。登陆行动开始前,为误导德国的判断,盟军展开一系列佯动,其中一项就是在英格兰东南部地区设置大量假飞机、假坦克、假大炮。尽管当时设置的假目标大多为“骨架蒙皮式”,即通过钢制骨架支撑橡胶蒙皮来达成外形相似,但由于二战时德军侦察机多用光学装备来侦察,因此,费尽周章突破盟军防空力量阻击的德军侦察机,在仓惶之间看到这些假目标时,仍信以为真。

如今,随着侦察技术的发展以及监视侦察类弹药的使用,昔日在设置武器装备假目标时“形似”的要求已无法满足战场需求。在侦察手段向全方位、多波段、高精度化发展的背景下,“神似”的要求在假目标设置时变得至关重要。

当前,不少国家的先进侦察机上都配置有大量成像侦察设备和电子侦察设备,这些设备可通过红外感知、电视摄像、雷达扫描等多种方式来感知目标、获取数据,再将这些数据实时传输给地面中心进行分析,以判别目标真伪。这种情况下,只求“形似”的假目标已经无法瞒住现代侦察机的“火眼金睛”,设立假目标的一方“偷梁换柱”难度也随之增加。

为适应侦察手段上的改进,假目标也不得不加速“进化”。当前,对假目标的设计要求,早已不再满足于模拟光学特征,而是将应对现有主要侦察手段都纳入“视野”,利用电磁学、光学、热学、声学、材料学等各种技术,全方位模拟武器装备的各种特征,以求在新的“段位”上达到以假乱真的目的。

以充气式假目标为例,当前,其表面通常选用高雷达反射率材料,涂有具有金属反射性能的涂料,能逼真模拟现实雷达的反射特征。其内部配备有热源,有的还加装了角反射器。有些充气坦克假目标的炮塔还可转动,从高空侦察,可谓栩栩如生。

不仅如此,在战场环境中,为充分发挥其效用,假目标还会在一定程度上按照真目标的伪装手段加以“处理”,并安排有“演员”假装进行日常维护与修理。甚至对假目标进行伪装时,还会故意留一些“破绽”。这种适度的伪装,不仅能减少伪装作业量,还能在虚虚实实之间进一步欺骗对手的眼睛。

事实证明,这种仿真到骨子里的假目标有相当大的迷惑性,且在近期的一些军事冲突中一再被证实。

然而,正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为在战场上判明目标真伪,各国也在改进方法,如提升装备的侦察精度、优化分析算法等,以便通过增强即时分析综合数据的能力,提高甄别的准确率。

这意味着,侦察设施与假目标之间的博弈还会升级,侦察与反侦察之间的“猫鼠游戏”还将继续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