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发重型燃气轮机等关键装备、高效硅基光伏电池……九部门出台方案打造能源科技创新体系推进碳达峰碳中和

  ◎《实施方案》要求,加强煤炭先进、高效、低碳、灵活智能利用的基础性、原创性、颠覆性技术研究。研发低能耗的百万吨级二氧化碳捕集利用与封存全流程成套工艺和关键技术。研发重型燃气轮机和高效燃气发动机等关键装备。

  ◎在新能源发电方面,《实施方案》提出,研发高效硅基光伏电池、高效稳定钙钛矿电池等技术,研发碳纤维风机叶片、超大型海上风电机组整机设计制造与安装试验技术、抗台风型海上漂浮式风电机组、漂浮式光伏系统。

  8月18日,科技部官网发布消息,近日,科技部等九部门印发《科技支撑碳达峰碳中和实施方案(2022—2030年)》(以下简称《实施方案》)。

  《实施方案》提出,到2025年实现重点行业和领域低碳关键核心技术的重大突破,支撑单位国内生产总值(GDP)二氧化碳排放比2020年下降18%,单位GDP能源消耗比2020年下降13.5%。到2030年,进一步研究突破一批碳中和前沿和颠覆性技术,形成一批具有显著影响力的低碳技术解决方案和综合示范工程。

  北京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这次公布的《实施方案》是国家制定碳达峰碳中和1+N政策体系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双碳’目标向前推进过程中也面临诸多技术层面的挑战,科技支撑是极为关键的一环。必须依靠科技创新才能真正实现碳达峰和碳中和。”

  《实施方案》提出,聚焦国家能源发展战略任务,立足以煤为主的资源禀赋,抓好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增加新能源消纳能力,推动煤炭和新能源优化组合,保障国家能源安全并降低碳排放,是我国低碳科技创新的重中之重。

  为此,要充分发挥国家战略科技力量和各类创新主体作用,深入推进跨专业、跨领域深度协同、融合创新,构建适应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能源科技创新体系。

  在推动能源绿色低碳安全高效转型具体措施方面,《实施方案》要求,加强煤炭先进、高效、低碳、灵活智能利用的基础性、原创性、颠覆性技术研究。实现工业清洁高效用煤和煤炭清洁转化,攻克近零排放的煤制清洁燃料和化学品技术;研发低能耗的百万吨级二氧化碳捕集利用与封存全流程成套工艺和关键技术。研发重型燃气轮机和高效燃气发动机等关键装备。研究掺氢天然气、掺烧生物质等高效低碳工业锅炉技术、装备及检测评价技术。

  在新能源发电方面,《实施方案》提出,研发高效硅基光伏电池、高效稳定钙钛矿电池等技术,研发碳纤维风机叶片、超大型海上风电机组整机设计制造与安装试验技术、抗台风型海上漂浮式风电机组、漂浮式光伏系统。

  在储能技术方面,《实施方案》提出,研发压缩空气储能、飞轮储能、液态和固态锂离子电池储能、钠离子电池储能、液流电池储能等高效储能技术;研发梯级电站大型储能等新型储能应用技术以及相关储能安全技术。

  在氢能技术方面,《实施方案》提出,研发可再生能源高效低成本制氢技术、大规模物理储氢和化学储氢技术、大规模及长距离管道输氢技术、氢能安全技术等;探索研发新型制氢和储氢技术。

  马军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认为,当前我国低碳转型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尤其缺乏能够有效替代煤炭的这样一个基础复合能源体系。氢能技术的研发和运用是协助实现“双碳”目标的重要支撑。“但制氢和储运还存在诸多困难和安全层面的挑战,因此,这些都需要通过科技创新去加以解决。”

  18日当天,科技部有关负责人就《实施方案》回答媒体提问时表示,《实施方案》统筹提出支撑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目标的科技创新行动和保障举措,并为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目标做好技术研发储备,为全国科技界以及相关行业、领域、地方和企业开展碳达峰碳中和科技创新工作的开展起到指导作用。

  该负责人进一步表示,加强科技支撑碳达峰碳中和涉及基础研究、技术研发、应用示范、成果推广、人才培养、国际合作等多个方面,《实施方案》提出了10项具体行动,包括以原料燃料替代、短流程制造和低碳技术集成耦合优化为核心,引领高碳工业流程的零碳和低碳再造;以围绕交通和建筑行业绿色低碳转型目标,以脱碳减排和节能增效为重点,大力推进低碳零碳技术研发与推广应用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城乡建设与交通低碳零碳技术”一项,《实施方案》明确要求,研究面向不同类型建筑需求的蒸汽、生活热水和炊事高效电气化替代技术和设备,研发夏热冬冷地区新型高效分布式供暖制冷技术和设备,以及建筑环境零碳控制系统,不断扩大新能源在建筑电气化中的使用。

  《实施方案》还指出,研发天然固碳建材和竹木、高性能建筑用钢、纤维复材、气凝胶等新型建筑材料与结构体系;研发与建筑同寿命的外围护结构高效保温体系;研发建材循环利用技术及装备;研究各种新建零碳建筑规划、设计、运行技术和既有建筑的低碳改造成套技术。

  马军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当前,与建筑相关领域的碳排放是比较高的,因为从建筑的整个生产过程来看,取暖制冷都是高碳排放的过程。因此,有必要在建筑整个过程中将新能源植入并有效结合,使之能成为电气化来源的一个组成部分,而非消耗部分,也就是使其本身能够成为可再生能源的供给方。“这方面,我认为还有很大的空间去突破和挖掘。”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